当前位置:>> 主页 >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PM2.5测试汽车尾气不科学 专家细说这里的事儿

时间:2018-10-27 14:24:07   来源:天津北方网   浏览量:

     随着“跨年霾”、“持续霾”一个个新词的出现,岁末年初,“雾霾怎么了”每天都能进入网友们的话题榜,有关雾霾治理的声音成为茶余饭后人们的议论热点。而前不久,一段“PM2.5和汽车尾气无关”的网络视频更引起了不少网友的关注和转发。很多网友认为,“我开着符合国家排放标准的汽车上路,烧的符合国家标准的汽油,为什么雾霾贡献率里还是提到汽车尾气的排放呢?”那么到底PM2.5和汽车尾气有没有关系?有什么关系?雾霾的治理需要一个怎样的过程?在2017年天津两会召开期间,“前沿”新闻记者为此特意找到了环保专家,为你拨开云雾一一讲透这里的事儿……

  PM2.5与汽车尾气有多大关系?用PM2.5测试仪直接对准汽车尾气的测量方法准确吗?

  针对这个问题,特别是网络上流传的尾气测量方法,市环保局局长温武瑞给出了权威解释:“尽管天津市从2013年年底出台并实施了一系列机动车限行,限号,限购等相关政策,但城市汽车的保有量始终还是呈现上升趋势的,汽油、柴油的消费量也是同比增长的,相比2013年已分别提高了24%和10%,机动车污染贡献率已由2013年的16%上升至22%,占比较大。京津冀地区占比更大的是在北京地区,截止到去年年底北京地区机动车污染贡献率已上升至33%左右。”

  而提到用PM2.5测试仪来直测汽车尾气的测量方法,温武瑞说:“这种方法的测量是极为不科学的、也是容易误导民众的。首先,我们要知道大气污染指数由一氧化碳、二氧化氮、臭氧、PM2.5、PM10等多个数据组成,PM2.5只是大气污染源的其中一个组成部分,不能以PM2.5数值的多少来判定大气整体污染的严重程度,这是片面的。其次,汽车尾气主要产生的是氮氧化物和碳氢化合物等物质,其中氮氧化物是大气中的重要污染成分,氮氧化物产生后会与空气中其他成分进一步发生二次化学反应变成硝酸盐,硝酸盐正是PM2.5的一个组成部分,同时碳氢化合物也会进行二次反应生成PM2.5的二次粒子,同时包括尾气排放中的一氧化碳、黑炭等物质都会成为大气污染的源头,因此单纯地使用PM2.5测试仪来测试汽车尾气的方法是没有科学依据可言的。”

  为了进一步解读雾霾的成因和治理过程,“前沿”新闻记者又寻找到另一位从事多年环保工作的环保专家,市环保局原总工程师、现市政府参事包景岭,针对这些问题他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说:“目前依照现有的监测数据显示,全国的雾霾区域主要形成了三个大的片区,第一个是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包括南部地区的山东、河南,西部地区的山西等地,六省市左右组成的第一个片区,成因除了我们常说的燃煤、燃油外,区域的传输逐渐占比增长,尤其是偏南风的出现,暖湿气流裹挟河南等地污染源北上,进而影响了整个京津冀地区的空气质量。第二个片区是长三角地区、第三个是珠三角地区,以珠三角为例来说,那里的冬季没有集中供热的污染物排放,也没有重工业的引进,但珠三角地区的雾霾情况却依旧严重,这样的情况说明什么问题?北京大学有相关研究显示汽车燃油污染成为了当地的首要污染物。珠三角地区的污染问题很明确地说明了汽车尾气与大气污染的关系。”

  包景岭说,我们国家的细颗粒监测是从2013年正式开始的,很多细颗粒的组成都是需要逐步分析和研判的,特别是随着国家发展进程的不断加快,过去我们认为有利的东西如今可能成为污染的主要来源,甚至是过去并非污染物的贡献者,由于在某一个期间改变了生产生活方式而成为了新的污染源的情况也会持续不断产生,这需要我们不断去发现,逐个去击破。

  包景岭说,全球发达国家治理雾霾的过程也是如此。在伦敦有这样四根烟囱,103米高,它们是英国工业时代巅峰时期的象征,巴特西火电站。1930年代建成的时候,每个星期大概要烧掉一万吨煤来维持伦敦五分之一的电力,当时的伦敦几乎可以说是吃煤为生,从火车、轮船、铁、钢、日用品,整个伦敦就像是由上百万座微型的火山正在喷发。灾难来的那天是1952年的12月5号,冷空气横跨了英吉利海峡,覆盖了整个泰晤士河的河谷,把煤烟控制在了云层之下,没有办法扩散,那次灾难就是我们常说的“伦敦大烟雾事件”。目前像英国这样的全球很多发达国家在治理雾霾的过程中首先要治理的是煤烟型污染,随后转入治理汽车污染、工业污染。再如,美国石油工业很集中的休斯顿地区,我国很多环保专家都曾到当地进行过调研,发现当地VOC(氮氧化物)和臭氧浓度较高,即便是全美的其他城市已经完全达标的情况下,休斯顿地区却从未达到过国家标准。因此,很多发达国家经过长达数十年的摸索,时至今日才陆续将运输污染、农业污染等内容都逐步划入雾霾的监管范畴。

  包景岭说,2013年开始我们国家正式提出向雾霾宣战,要求到2017年PM2.5指标要降低25%,同时伴随着“大气十条”措施的实施,《大气法》的修改,就目前数据来看这些治理雾霾的对策是非常行之有效的,我们俗称的“五控”(控煤、控尘、控车、控工业污染、控新建项目)更成为治理雾霾的一把“利剑”。特别是天津地区,在大气污染防治的工作上始终走在全国的前列,我们在控工业污染方面制定出了全国第一个VOC(氮氧化物)的排放标准,目前逐渐被京津冀地区推广,控车方面累计淘汰全市29万辆黄标车,注销淘汰老旧车16.5万辆,控煤上我们已累计缩减了1000万吨的燃煤,治理大气污染的措施步伐是非常快的。

  包景岭说,未来天津地区甚至全国还将可能实施5+N的雾霾治理战略措施。也就是在“五控”的基础上,逐步将新污染源的治理添加进来。例如,农业地区产生的污染物可能会纳入大气空气污染的贡献占比,万吨油轮靠岸的燃油污染等都会进入5+N的治理措施。

  包景岭表示,因此解决雾霾的问题与能源结构、产业结构的调整力度、污染物排放量的速度、人人参与雾霾治理的行动都息息相关。在多措并举、铁腕治污的持续性状态下,我们可以预见到天津地区乃至我们国家,一定比发达国家和雾霾说再见的时间节点更早,更快。